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這段日子兒,經常在床上翻來滾去,思緒亂的有點兒把不住。但是躲在被窩裡,暖暖的;聽著收音機,美妙的音符,熟悉的話語,或許收音機,就是某個時代的代號,沒有視覺,遠離燈紅酒綠。為什麼說是躲呢?大了,彷彿又和小時候一樣,害怕這害怕那,媽媽總是把我哄睡著了才離開,但是床墊上依然是那麼的溫和。現在不會再有人哄我入睡了,任你徹夜難眠,輾轉反側,母親離我真的遠了。 聽到中國之聲播到昨天是臘八節,這個節日,那麼的溫馨,我竟然給忘了,在家的時候母親總會做上滿滿的一大鍋粥,因家裡人不太喜歡吃稠食,母親總是想著法讓我們愛上喝粥,比如放些切碎了的花生米、豆瓣,說是養胃健脾的。值得琢磨的是我們一家四口只有我媽喜歡喝粥,像是從外婆那邊兒宗族帶來的。母親為了家操碎了心,早起晚睡,起早貪黑地忙碌了著。在家上學那會兒,空閒下來的時候,看到母親坐在庭院裡的那棵冬青樹下,因她喜歡養貓狗,就坐在那替它們擠虱子,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但也有時候她也會對著貓狗發火。我記得最嚴重的一次是母親竟拿起木凳子向小狗砸去,順勢扔過去,觸電般地把手收了回來。不過,母親一直很喜歡養貓狗,記得外婆也喜歡,有時候自言自語地,像疼愛我一樣地愛著這些動物。 我腦海裡最早的一次記憶是父親打了我,據說是因為我玩火柴燒了奶奶的被子,爸爸一氣之下把我舉起來扔了很遠,那時的我還很小。至今那個被舉起來的畫面還印在我腦子裡,每次,家長裡短嘮嗑的時候,隔壁的嬸子總會挑開話題,問我是否記得兒時家裡的光景,母親為了父親好,就向嬸子使眼色。父親心裡也敞亮著,他曉得我記住了那時候的事情,說道那的時候,就推諉開來,從他的眼神裡我明白,他那時候很年輕,做事比較衝動罷了。上次,回家的時候,母親還和我惦念著,說是父親因為那事一直懊惱著,或許,那是他一生中做的最悔恨的事。兒時,家裡還算富足,父母更是想法滿足我的想法。小的時候,很頑皮,不太愛學習,母親就想了一個物質的吸引法,說是做了一道題,給五毛錢,學了一小時兩塊錢,到後來都升到五塊了。不過,就這樣,我的成績飛速提高。每次,母親和我嘮叨的時候,說我不會理財都是因為小的時候慣的,父親在這方面很少搭話,但他的心情很少在我面前表現。記得,那是一個比往年都炎熱的夏天,因為農村用電量比較大再加上村西頭的變壓器很小,一天都會停幾次電,頑皮的我絲毫沒有感覺到熱,在外瘋了半天,回來一身都是痱子,母親總是很耐心的幫我擦痱子粉,那清新的味道至今我還記憶猶新。村頭有很多麥草垛,堆得不是很高,幾個小夥伴在上面滾來滾去,又是打,又是推,一下午的時光就在知了聲中打發掉,西邊的天空泛了幾分紅暈,火燒雲越來越淡,像是灑脫的畫家不小心將水杯打翻了,水順著紙的印痕流了下來,漸漸的色彩淡了。 兒時的光景,記得不多,唯有些刻骨銘心的。上周和一個朋友在外面和奶茶的時候,她問我初戀是什麼時候?我沒好意思回答她。因為自己太早熟了。三年級的時候,似乎已有了懵懂的情結,班上的一個女孩,我們兩個人騎著自行車,去爬山,躺在碎石子上,聞著春天的花香,那味兒。好笑的是,在去的路上,正好碰著父母親,他倆呆滯的眼神似乎暗示著欣喜與驚訝,似乎還有幾分不安。現在看來,要是我的孩子這樣的話,倒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從小到大,父母很少干涉我的那點事兒,只是去年的暑假,為了讓我從感情的沼澤中早些掙脫出來,我和母親吵了一暑假,甚至還動起了手,打打罵罵,我和母親就像姐弟一樣。我明白,母親很喜歡和我在一起吵架,那光景,似乎是每天的必修課,不吵心裡就不踏實。只是,離開她身邊已有一年了,不知道她老心裡會是什麼滋味。上段時間軍訓的時候,深夜裡,我們連指導員在草坪邊叫我們唱母親,那首歌。泛黃的燈光下,每個人的眼裡都充斥著淚水,這個人給了我生命,給我一個家……回到宿舍的時候哽咽著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她開玩笑地說我以為又是要錢的訥。聽到這句話,我愧疚了起來,但同時為她感到自豪,這麼棒的兒子。 這些年,家裡的變化太大了,物是人非,那棟宅子見證了我的童年也目睹了家裡的一次次災禍。在我上初一的時候,那是秋季,正值多雨,連陰了好幾周。因為家裡是做飼料生意的,父親在給客戶送料的時候,批著雨衣,唰唰的雨聲,車正行著的時候,前面突然有一個老人推著自行車橫穿馬路,父親在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做出了人類最本能的決定,打轉了方向盤,車駛入了路邊的深溝了,幾千斤的飼料砸在了他的身上。死亡之神差點鎖走了他的性命,胸椎嚴重受傷,神經只差一點就斷了,不幸中的萬幸,父親硬是撐了下來。漸漸的好了起來。那段康復的日子他變的暴躁了許多,似乎變了個人。那個老人還死纏爛打的從我們家要了一筆錢,心裡不是滋味,那段時間,家裡的存款大把大把地往外拿。父親的交友們在聊天的時候都埋怨著當初還不如把那人壓死算了,大不了賠點錢。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拚死拚活地賺錢了,因為經歷了那次大難之後,他明白了很多,在同行看來,他一直是個做生意的老手,但卻很少有人知道他心裡的苦,那領悟父親也交給了我,讓我學會淡然,淡泊名利,做個有良心的人。事實想起來,父親做對了。所以,即使很少和父親對話,但是我一直很尊敬他,因為他一值告誡我做人的道理,這次,他為我樹了次典範——做個正直的人。 人家說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這話說的很實在,因為住在村外,沒多少鄰居,所以,從小就養成了我這比較奇怪的性格。不會打牌,不會麻將,這個玩意兒或許與遺傳有關,母親說他怎麼也學不會,看不懂。我們這個家族在村裡還是很大的,出了很多官員和德高者。聽爺爺說,最早的是他爺爺的爺爺,是個清朝的紅門師爺,我老家是從山東那邊遷過來的,原因是家族落難,本是個大戶人家,我老祖宗還健在的時候和我們說過,她父親是個朝廷的大官,後來遭人陷害,就流落到了這裡。她活了一百一十歲,這也是我名字的來源,五世其昌。這在家譜上都是有的。 我記得,小時候,庭院還不是很大,門前有一棵大楊樹,旁邊有個壓井,爺爺在夏天的時候喜歡摟著我誰在樹下,用黃麻編製的木床上,他總是幫我驅趕蚊蟲,蒲扇來回的扇動,帶來一絲涼爽,不過嗎,深夜還是比較冷的,因為下了露水,早上起床的時候被子總是潮濕的。爺爺現在像對我一樣的對待我叔叔家的孩子,還是那樣的呵護著,上次回家的時候看到那場景,都有種想哭的衝動,時間過的真快,爺爺那很是以我為豪,形象的比喻我是大猴,弟弟是小猴,要弟弟向我學習,懵懂的他或許和那時候的我一樣,什麼都不懂,只明白什麼好吃,哪個好玩罷了。庭院東邊,靠著牆角長著一棵大棗樹,每年都會結的很多,像洗衣服用的那種大盆,可以裝上滿滿一盆,親鄰朋友們散一些也就所剩無幾了。現在那棵樹和庭院裡的冬青樹都在父親住院的那段時間被砍掉了。好懷念那兩棵樹,想著都美,那感覺,特真實,特安全。 家是變的冷了許多,母親時常跟父親說,在我和妹妹面前,她不說,但我們心裡都明白。上天和妹妹聊天我說你以後一定不能嫁到外地,二老需要我們的照顧,以後我會盡量抽空回家探望他們,要是實在沒空的話,是需要你們的包容與體諒的。但無論怎麼樣,我不回家探望他們就是我的錯,這不需要解釋。二老為我們操了十幾年,還將為我們操勞下去,辛苦了。什麼也不說,我們知道。 兒時的童謠,兒時的玩具,二十的小夥伴們,都是那樣順著東風飄向了遠處,連回音都沒有。我就那樣一個人站在崖上空空地望著。 此時,又是中國之聲播報的時間了,還是準時打開收音機鑽到被窩裡吧,因為我知道,母親也很喜歡聽。

| 3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有些事情總是在不斷的越來越複雜,分明知道陽光在身後卻始終不願轉身。總是那麼執拗,可我們很懂,即使是陽光,也不是我們想要的。 因為一個信念,堅持在如今,我要做的,便只剩下不放棄了。一味的索要,便是曾經一再事情的原因了。現在的我,等待,也只能等待。在低處的時候,你永遠想走的最高處。慾望越大,最後就摔得越痛。紛紛擾擾,跌跌撞撞的一直去追尋,得到的還是一個未知的,但也許永遠都沒有的答案、誰都明白,放棄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可能是痛了些,想念一分溫度。因為所以的感覺中,思念最痛。無法殘存的記憶,或許也已經不知飄向了什麼世界。在現實和虛偽中,或許讓人看不透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吧。 其實自己很清楚,努力不一定會帶來幸運,但還是沒有離去。即使偶爾眼淚會濕掉枕頭,心會冷冷的直到發抖。天一亮,我又是那個堅定的自己。不知道別人眼中的自己是否是那麼堅強。但我的堡壘中,堅不可摧。 不管有不有太陽,只要有明天,我就一直在你身邊。 或許,真的是我太逞強,不肯死心……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們平常見到的蝙蝠都很小,主要是以蠅類和甲蟲為食。還有吃水果的、吃魚的、吃青蛙或吃花粉的蝙蝠。更可怕的是還有專門吸動物鮮血的蝙蝠,這些蝙蝠都比較大。

| 7 July, 2012 | 一般 | (1 Reads)
有些事情總是在不斷的越來越複雜,分明知道陽光在身後卻始終不願轉身。總是那麼執拗,可我們很懂,即使是陽光,也不是我們想要的。 因為一個信念,堅持在如今,我要做的,便只剩下不放棄了。一味的索要,便是曾經一再事情的原因了。現在的我,等待,也只能等待。在低處的時候,你永遠想走的最高處。慾望越大,最後就摔得越痛。紛紛擾擾,跌跌撞撞的一直去追尋,得到的還是一個未知的,但也許永遠都沒有的答案、誰都明白,放棄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可能是痛了些,想念一分溫度。因為所以的感覺中,思念最痛。無法殘存的記憶,或許也已經不知飄向了什麼世界。在現實和虛偽中,或許讓人看不透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吧。 其實自己很清楚,努力不一定會帶來幸運,但還是沒有離去。即使偶爾眼淚會濕掉枕頭,心會冷冷的直到發抖。天一亮,我又是那個堅定的自己。不知道別人眼中的自己是否是那麼堅強。但我的堡壘中,堅不可摧。 不管有不有太陽,只要有明天,我就一直在你身邊。 或許,真的是我太逞強,不肯死心……

| 9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金秋的山嶺一片潔白。你別以為那是黃坪山早熟的雪色,其實,那是山茶虔誠心香的縱情燃燒。 走近山茶,我一眼就認出了父老鄉親兄弟姐妹熟悉的面龐。頭插白玉簪的姐姐,身著迷彩服的弟弟,還有那婀娜身姿的妹妹在林中穿梭……啊!這可是山茶最靚麗的色彩?然而,當父親的身影一旦出現時,我充滿敬意的目光就被那一汪渾濁的淚水所模糊。 父親總是以匍匐的姿勢走進我的眼簾。他彎著腰,弓著背,整個身體幾乎與土地緊貼在一起。他的膚色與土色一樣黝黑,他的筋脈與山巒一樣凹凸起伏。他是在和一場暴風雨的搏擊中身負重傷,還是在和歲月的抗爭中扭曲了身軀?父親啊!您就拖著這一身傷殘,攜帶著我和姐姐弟弟妹妹千辛萬苦跋山涉水,一路逶迤前行。 您的目標就鎖定在那突兀的峰巒中;您的信仰就扎根於這嶙峋的山崖上。將深沉的綠意覆蓋嚴寒中的冬景,您終於從雪封冰凍中踩出了一條生命之路。抬頭望去,前面鋪展著無限的春光。 父親的驕傲正在秋天的枝頭綻放。綠似翡翠,紅若榴火,像晶瑩剔透的寶石鑲嵌在飄逸的裙裾上,像一盞盞精緻的小桔燈掛在簡樸的門楣上……這就是山茶堅實的果子,這就是山茶回贈給父親的一聲聲問候。 茶林一片喧鬧。採摘茶果的人們忙上忙下。小妹妹銀鈴般的歌聲醉入素雅的花叢;小哥哥健壯的臂膀托起了果子沉甸甸的夢想……我到人群中去尋找父親,然而,已聽不到父親的聲音,只看到父親的那份堅韌灑落在茶林中、茶山上。

| 6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就這樣深情望著你 把你模樣印入我的腦海 我就這樣癡情的望著你 把你的樣子融入我的心中 我就這樣放肆的望著你 把你微笑的嘴角刻在記憶的深處 啊!美麗的姑娘啊!你是否注意到 我炙熱的目光 我的目光中儘是對你的愛意 啊,親愛的姑娘啊!是你否感受到 我澎湃的心,心中儘是對你的眷念 我所戀的姑娘啊! 請你回應我炙熱的目光吧! 請你聽聽這顆只為你跳動的心吧!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昨天,帶著父母孩子一行七人去了近處的橫頭山。其實,我從不覺得山是新鮮玩意兒,我小時候生活在依山傍水的地方,想爬山隨時可以爬。而且,有台階的山爬起來,絕對沒有刺激感。但是,久居城市,山就顯得新鮮些了。其實,爬山並不是為了爬山,人們爬山的目的幾乎很少是單一的。 我們爬的這座山叫“橫頭山”,它以零星的紅葉取勝。在陽光明媚,氣溫適宜的秋季,看“層林盡染”的感覺也確實不錯。此紅葉非彼紅葉,與北京香山紅葉比,橫頭山的紅葉是纖細而稀少的。但是,紅綠黃相間也別有一番情趣。女兒是最有收穫的:節前,老師剛剛留了一個實踐作業,粘一幅“葉貼花”,揀回若干紅葉封在透明膠下,當然,這個工作由她親娘我代勞,別說,讓我想起我上班初期有朋友從北京帶回的葉貼名信片,很是有些“大家手筆”的意思了。 我們是跟團郊遊,帶了兩大包好吃的,結果,連一半都沒有吃下。好友帶了家人,又約了她的另一拔好友,十七個人組在一起就區別於純粹的散團了。結果,團不散,人散。有三個大人“丟失”在山上,無論如何也聯繫不上。山下飯店的菜熱了再熱,山下的人催了再催,結果,那幾個人彷彿人間“蒸發”。其實,等待的過程無論多麼艱難,只要最終是以“等回”為結果,則一切艱難都化為烏有。當他們幾個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沒有怨懟沒有埋怨,只有欣喜。 很愉快的行程,只是,媽媽似乎過於勞累,今天不舒服。我也似乎累到,最明顯的感覺是,不停的餓……嗚呼! 文章來源:李敬澤的BLOG |戀戀鞋事 引領時尚 |胭脂水粉的部落格 |道德醫學與道德健康學 |齊婉熱線.《齊魯晚報》 |helen的部落格 |風之呢喃的BLOG |再復 |健康的感悟 |楊亞的BLOG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又是一晚的夜深,又是一個人在這樣的夜晚裡一個人藉著電腦屏幕的光輕輕的敲動著鍵盤寫博文。 病了幾天,整個人都憔悴了許多。我以為人只有在最需要依靠的時候就會有肩膀讓你依靠,但是我錯了,每每在我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候,他總是離我好遠好遠!遠得讓我不清楚他是否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 我知道你對我的愛有多深,但是你知道嗎、這樣的愛,我承受不來。我真的好累,說句心裡話,我對這份愛已經沒有希望了,只是彼此都在固執的不放手。當你的表情浮現無奈,任何時候都要我猜,我卻還不明白,以為你還在開玩笑;當你說你無法給我幸福,叫我不要再給你關懷,我卻放不開,跟著你我也停不下來。可是,冥冥之中我卻感覺,你的愛漸漸離開。我卻還在徘徊,不知怎麼將這份愛慢慢放開,因為我欠了愛情的債。此刻,回憶快將我掩埋,思念成了障礙,我承受不了。 我不知道為何我還要如此的茫然,愛情,彷彿對於我來說一切都是謊言。我已不再信任你了,你給我的每一個承諾到最後都只會是一個可笑的謊言,您叫我如何去相信我們之間的真愛。好幾次我以為你會選擇放開我的手,好幾次我都想極力去挽回我們之間的這份難能可貴的誠信。但最終的結果都只會是事與願違,我不怪你,我從來就沒有半句怨言。我甚至在責怪自己當初為什麼要答應和你在一起,如果我當初可以思考那麼多一點點時間的話,也許我就不會讓你承受現在所有的一切,也許現在的你會過的更好。如今我帶給你的就只有傷痛,與一些支離破碎的回憶。你知道嗎?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後悔了!就算你說我自私也好,如果當初我們沒有遇見我想彼此都不會這樣的痛苦吧。 回憶起我們走過厄日子,總覺得傷心的事比開心的事多了很多。我們還沒有在一起的時候,那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候。我們在一起後,我們就沒有那麼快樂了。不知道這究竟是為什麼?難道就只因為這距離嗎?也許正是距離改變了我們吧…… 回憶總是傷感的,此時此刻我回憶起那麼多的片刻我竟會掉下這淚花。 文章來源:安安國際酒店設計機構 |鄒鄒有理 |Blue Ridge Blog |旅法藝術家高遠的blog |品味 |王豐的民國歷史部落格 |殷謙的BLOG |Punctuational |Photographer Liu |陳十 陳嵐深海水妖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要減少琵琶演奏中的噪音,左手的按音必須要結實、準確;要注意右手的撥弦深度、力度和部位,指甲本身的光滑程度等。     琵琶演奏中的噪音是不可避免的。無論多麼高明的演奏家,在演奏過程中,都或多或少地有著噪音的存在,只是他(她)們演奏時的噪音較小,被樂音所掩蓋,而使我們耳朵不易查覺罷了。   琵琶演奏中的噪音雖是不可避免,但噪音過大,掩蓋了樂音,就聽不清曲子所要表達的內容,也「嘔啞啁哳難為聽」,但噪音是可以通過練習加以減弱的,主要是要注意以下幾點: 1、左手按音要結實,按音部位要準確:一般是在品或相略偏上一些,即離品或相1MM左右,不要直按在相或品上,也不要離得太遠;按弦的力量一定要超過弦的彈挑力,使弦不能任間在品或相上撞擊。 2、右手撥弦時要減小指甲與弦的撞擊次數,要做到這上點,入弦深度一定要淺,接觸面要小,擊弦要快,即一觸即發。   入弦深度小還可以避免膠布對弦的磨擦。不擊弦時手指不要進入絃線的振動範圍,指甲要離弦一公分左右,盡量縮短指甲進入振幅範圍的時間; 3、快速彈挑和輪指時的觸點要離覆手近一些,因為近覆手弦的振幅小,能量小,發出的噪音也小;一般彈弦上部時,樂曲中總是輕的和慢速的部分; 4、要使指甲保持光滑度,撥弦時用力不要過度,不要超過弦的本身負擔的能量。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試用產品:甜美桃心繫列桃心單肩包 深粉紅 最近寶貝小乖總是顛倒夜所以我白天都忙著睡覺,連麥包包公佈的名單都沒有查看.前2天心裡還惦記著,沒有接到電話大概沒有被選中吧,心裡無限的失落和失望啊. 今天中午11點才開始睡覺,到2點鐘正是迷糊時候,電話響了,一看是快遞員的(他的電話被我存起了)他問我在哪說有我快遞,因為我總是寄2個地址,後來我說我在家所以就送我家來了.他隨口說了一句話讓我馬上就清醒了3分,他說我有2份快遞.我掛完電話到樓下等快遞的時候一直在想會是什麼呢,一份是我前些天買的東西,還有一份呢?難道是麥包包的包?還是已經確認了的嬰兒用品?直到快遞員到時我看他手裡拿的東西我就知道不是嬰兒用品了.因為被上面的大袋子遮住了所以我沒有看清箱子但我卻看到簽署的快遞單上寫著麥包包.快遞走後我拿開上面的袋子看到麥包包的專用箱.這下子是整個人全醒了.真是驚喜啊.上次的試用品是電話確認後又等了好多天,那份喜悅的心情被天數給瓜分了.而這次,麥包包給我的驚喜是突如其來的.是百分百的喜悅. 回到房間,壓抑著自己的心情趕緊上來看看,上面千真萬確的寫著我的名字. 然後把那個自己買的東西放在一邊,拿出相機一邊拍照留念一邊拆開來看.雖然不是我以為的那款大包心裡有一點點點點點的失落,因為我是想要裝寶寶的東西所以需要大的包包. 但是失落過後認真的看現在這個包包,卻是越看越喜歡. 優點:1深粉紅的顏色看起來非常的甜美,很可愛.而且金屬色的視覺衝擊也是非常的個性. 2包正面的心型和桃心拉練互相對應.並且心型上有水鑽,顯得很貴氣. 3包包的包面上是無數個浮起來的小桃心摸起來很舒服,而且看起來也非常的甜美. 4金色的柳釘襯托提袋上的金色鎖鏈,看起來不會那麼的單一. 5並且我看了下各處的接縫處還有線頭等等做工非常精細. 6內裡也是非常的個性化,是紅色底的白唇印.整體顏色比較女性化. 7包裡足夠多的的暗格可以放一些小東西比如手機鏡子唇膏,很方便 8包裝很細緻,箱子後裡面有袋子,袋子裡還有一層無坊布,包包裡面填充的滿滿的紙讓包包最大程度的保持原有形狀. 缺點:就是不夠大,因為我想裝寶寶的東西.但是如果是平時上班和逛街的話已經完全可以滿足了.還有就是金屬色我比較不好配衣服,哈哈,這是我自己的缺點.並且實物和網絡圖片看起來有一些色差.但是深粉紅沒錯. 整體平分:9.5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