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9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金秋的山嶺一片潔白。你別以為那是黃坪山早熟的雪色,其實,那是山茶虔誠心香的縱情燃燒。 走近山茶,我一眼就認出了父老鄉親兄弟姐妹熟悉的面龐。頭插白玉簪的姐姐,身著迷彩服的弟弟,還有那婀娜身姿的妹妹在林中穿梭……啊!這可是山茶最靚麗的色彩?然而,當父親的身影一旦出現時,我充滿敬意的目光就被那一汪渾濁的淚水所模糊。 父親總是以匍匐的姿勢走進我的眼簾。他彎著腰,弓著背,整個身體幾乎與土地緊貼在一起。他的膚色與土色一樣黝黑,他的筋脈與山巒一樣凹凸起伏。他是在和一場暴風雨的搏擊中身負重傷,還是在和歲月的抗爭中扭曲了身軀?父親啊!您就拖著這一身傷殘,攜帶著我和姐姐弟弟妹妹千辛萬苦跋山涉水,一路逶迤前行。 您的目標就鎖定在那突兀的峰巒中;您的信仰就扎根於這嶙峋的山崖上。將深沉的綠意覆蓋嚴寒中的冬景,您終於從雪封冰凍中踩出了一條生命之路。抬頭望去,前面鋪展著無限的春光。 父親的驕傲正在秋天的枝頭綻放。綠似翡翠,紅若榴火,像晶瑩剔透的寶石鑲嵌在飄逸的裙裾上,像一盞盞精緻的小桔燈掛在簡樸的門楣上……這就是山茶堅實的果子,這就是山茶回贈給父親的一聲聲問候。 茶林一片喧鬧。採摘茶果的人們忙上忙下。小妹妹銀鈴般的歌聲醉入素雅的花叢;小哥哥健壯的臂膀托起了果子沉甸甸的夢想……我到人群中去尋找父親,然而,已聽不到父親的聲音,只看到父親的那份堅韌灑落在茶林中、茶山上。